程维创办滴滴:与Uber烧钱战 被迫国际化|大纪元时报 香港|独立敢言的良心媒体_免费在线观看_高清视频下载 - 优发国际app
看过
观看记录 清空
  • 视频
  • 直播
0.00 读取中... 播放

程维创办滴滴:与Uber烧钱战 被迫国际化|大纪元时报 香港|独立敢言的良心媒体

  • 主演:
  • 导演:
  • 分类: 优发国际app
  • 地区:
  • 年份:2021
  • 更新:2021-08-30
  • 简介:程维创办滴滴:与Uber烧钱战 被迫国际化|大纪元时报 香港|独立敢言的良心媒体,

    程维创办 滴滴 :与Uber烧钱战 被迫 国际化 |大纪元时报 香港|独立敢言的良心媒体我们使用cookies来领悟您如何使用我们的网站并改善您的用户体验,这包括个性化的内容和广告。若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赞同我们使用cookies,以及我们更新的私隐策略和使用条款。

    2016年8月,Uber撤离中国,被 滴滴 收购。这二家公司像干戈般烧钱,最後 滴滴 获得在中国市场的垄断地位。2016年8月,Uber撤离中国,被 滴滴 收购。这二家公司像干戈般烧钱,最後 滴滴 获得在中国市场的垄断地位。

    2015年3月,美国的Uber公司正式在中国发力,而实地在中国开战的Uber 中国区副总裁,却是柳传志的侄女、柳青的堂妹柳甄。

    Uber在中国的名字叫优步,当时优步对司机推出极高补贴策略。为与Uber竞争,程维请教了联想控股的创始人柳传志、腾讯公司的CEO马化腾和阿里巴巴集团的董事局主席马云。马云和马化腾都是 滴滴 快的的投资方。

    柳传志给出的建议是:「必须要发挥本土的优势,游击战,拖住它。」马化腾说要正面拉开架势,歼灭它。而马云说:「你拖它两年,它自身会出问题的。」在听取了三名前辈意见後,程维很迷蒙。他觉得时代不一样了,方法也不一样,他决定向矽谷的一线互联网公司学习,徐徐使公司转向正规化,开始在营销上不输给对手,资本上不输给对手,并且引进了美国一线工程师和学者。

    程维把和Uber一战喻为「第二次天地大战」。在这次对垒中,「闪电战」成为他的主导思想。 滴滴 飞快推出快车、顺风车、大巴等服务,让Uber手足无措,麻利占领了市场。

    在这里,有 滴滴 CTO张博最难忘的「7天7夜」励志故事,也有柳青三个星期搞定7亿美金的融资速率。

    据财新报道, 滴滴 在2015年平均每月就烧掉了一十亿元匹夫币,而优步在进入中国市场後也共计烧掉了约二十五亿美元,两者烧钱速率相当。

    滴滴 投资者、金沙江创投合夥人朱啸虎当时说:「第一次海湾战争花费大约600亿美元。 滴滴 和优步大约融资了200亿美元,这简直就像一场战争。但他们不能这样打下去,应该在达到300亿美元之前停火。」当时,朱啸虎和别的极少 滴滴 与优步的投资者都认为,倘若两家公司能够就估值和股权结构达成划一,合并是有没关系的。

    然而直到2016年6月中旬, 滴滴 和优步都摆出了一幅不不妨会合并的姿态。6月, 滴滴 发言人表示,两家公司绝没有合并计划。7月,优步的中国区战略负责人柳甄在朋友圈表示,优步中国与 滴滴 合并纯属谣言,当时优步全球流量排名前十的市场中有六个在中国。

    从市场份额来看,成长於本土的 滴滴 还是占据极大的优势。虽优步当时对外声称已在中国占据了三分之一的市场份额,但少许第三方机构基於订单与用户量分析, 滴滴 当时已占据了中国网约小我车市场85%的份额、网约的士近100%的份额。据第三方机构数据,截至2016年5月, 滴滴 活跃用户数约4310万,优步中国约1010万。

    为防止斗到最後两败俱伤,其实从2016年4月开始,两家公司高层就开始暗中商讨合并事务,优步还于是升高补贴额度以添加谈判筹码。

    2016年8月1日, 滴滴 与优步中国正式发表合并, 滴滴 将收购优步中国资产,双方相互持股:优步举世将持有 滴滴 5.89%的股权,相当於17.7%的经济权益; 滴滴 则将向优步举世投资一十亿美元,依照优步当时的估值, 滴滴 的持股比例大略在1.47%。 滴滴 在合并优步中国後,估值大约在350亿美元。

    最让柳甄生气的是,2016年8月,Uber撤离中国,她和中国员工却没有先收到讯息。

    当时Uber三藩市总部还要求中国区总共员工必须安装一款名为「Global Protect」软件,「可令办公环境更安全」。

    收购讯息颁布那天上午,软件发威,一共员工电脑里的档案,包括商业条约、工资单以致小我照片都合座被销毁。

    优步中国员工们从网上看到媒体报道才理解自身被「卖」了。直到第二天 滴滴 总裁柳青来到Uber北京总部演讲,这些中国的优步员工才从浑浑噩噩中清醒过来。心中五味杂陈,顿觉前程散落,於是各奔东西。

    滴滴 虽然只是买了个「空」Uber,却奠定在出行行业绝对垄断名望。

    2018年3月21日,美团打车登陆上海,开通不到二十四小时,订单量就粉碎一十五万单。而在2017年12月终,美团打车就在全中国七个都会的美团APP上线打车入口正式向同为腾讯系的 滴滴 出行宣战。

    另一边,半个月前, 滴滴 出行悄悄地发布「骑手招募令」,开始为 滴滴 外卖结构。也即是说,美团在挑战 滴滴 主导的网约车市场, 滴滴 这也反击美团霸占的外卖市场。

    至於 滴滴 为甚麽要问鼎外卖行业, 滴滴 的老朋友Uber倒是给了一个不错的解释。Uber在2014年就面向美国推出外卖业务UberEats, 其增长速率以致超过Uber中枢打车业务,当前其外卖流水占据环球近10%市场份额。可见,网约车平台依赖自己优势拓展边界的空间还很大。

    正如 滴滴 当年的天使投资者王刚所说:「这日美团和 滴滴 的竞争不仅仅是出行的竞争、外卖的竞争,而是BAT之後的『次级流量入口』之争。」还有人调侃腾讯说,2018年3月,腾讯颁布了2017年财报,终年实现净利润715亿元,「一年赚了700多亿,马化腾怎麽花呢?也许美团打车和 滴滴 外卖之间的竞争,是一个不错的销金式样」。

    2018年还被 滴滴 定义为 国际化 的粉碎年。1月, 滴滴 收购了巴西网约车独角兽99;2月, 滴滴 发布将与软银建立合资公司,联合进军日本网约的士市场;4月, 滴滴 发布正式进入墨西哥,在墨西哥州首府托卢卡推出 滴滴 快车服务;5月,在澳洲的吉朗进行试营运……遵守程维的说法, 滴滴 是「被迫 国际化 」:「Uber就是个章鱼,它的头在三藩市,在矽谷,它的触角已经触达全球。假如你只是跟他触手去搏斗,你永远打不过的。」「我所懂得的 国际化 ,无非是主客场之间的竞赛嘛。我觉得中国主场的比赛结束了,我们应去中立赛场或者是客场试一试。」2018年原先 滴滴 准备上市,却发生了几宗顺风车司机杀人案、以及司机被杀案, 滴滴 出行缺乏平安,成众矢之的。

    滴滴 曾披露,截至2017年末, 滴滴 顺风车注册车主3000万人,注册乘客1.6亿人,日均订单200万单;一则2017年执行资料还显示, 滴滴 顺风车和快车拼车服务累计分享座位超过10.5亿个。

    2018年过年返乡潮期间, 滴滴 顺风车共传送搭客3067万人次,相当於一十七万架波音737客机的运量。

    当时顺风车GMV每年环比增长50%,2017年顺风车的GMV是200亿左右,收入是20亿,净利润接近9亿。同年, 滴滴 的净利润是10亿,剩下的一个亿来自代驾。

    顺风车之於 滴滴 的重要性不问可知,但在舆论压力和恶性事故面前,程维还是做出下线顺风车的决定。

    柳青後来回忆说,2018年乐清恶性变乱发生时出格难熬,公司管理层在一次反思会议上悲泣了一次。

    「你身上担着人命,这个观点进入到你的脑海里,这个冲击对人多大。我们凡是做外卖,做电商,很少谈到人命这件事务。于是这给人的冲击实在太大。程维带领我们整个团队,在我们覆盘的时候许多同学都在哭,就是没有甚麽可说的,说不出来话,就是无间在哭,而且不分年龄,那种感觉实在太煎熬了。」柳青说。

    在事件发生後, 滴滴 组建了安好委员会。由程维带领去各个曾经发生过这种灾难性的危机或许事件的企业学习,比如壳牌、 国家电网 、松下、航空公司。

    此时,商业价值与社会责任的关系也被程维拿出来重新审视,曾经「蒙眼狂奔」的 滴滴 终於意识到,业务扩张、业绩增长等商业益处决定着当下所处局势,而企业价值则决定着更为长远的将来。

    顺风车一停就停了一十六个月,而在 滴滴 缺席的日子里,高德、曹操出行、首汽约车、哈罗出行等玩家已经偷偷潜入这个市场。如祺出行、享道出行、T3等背靠传统车企的出行平台也不断出现,也企图蚕食 滴滴 的网约车市场。

    「历经449天奋勉,18个版本,330项功能优化,30万用户建议。」柳青也无法势必新的顺风车版本绝对安好。

    比及2019年2月, 滴滴 财报显示,公司2018年持续钜额亏损,整年亏损高达109亿元子民币,同时,2018年整年 滴滴 在司机补贴方面投入共计113亿元。

    程维在月度全员会上颁布:「公司将做好过冬准备,整体裁员比例占到全员的15%,涉及2000人旁边。」不过2019年後, 滴滴 又开始快速红利,比及2021年上市时,价值670亿美金。

    2021年7月, 滴滴 於华尔街初次亮相仅仅几天後,中共就宣告对它进行调查。

    据对冲基金经理、中共政权直言不讳的批评者凯尔‧巴斯说,这场打压应当被视为无异於「对美国的一大赤诚」。考虑到对 滴滴 的禁令是在美国独立日下达的,这位海曼资本管理公司的创始人提出了一个观点。

    巴斯说,「中国人笃信术数和命理」,这即是为甚麽他们选择首先拿走「美国投资者的钱」,然後在7月4日取缔 滴滴 。随着这一突如其来的动静被宣布,许多美国投资者都遭受经济损失,一些乃至遭受了严重损失。那麽,能够或应该做些甚麽呢?巴斯认为,应当允许投资者「撤除生意并追回钱款」。

    北京一纸饬令,就能让科技巨头上市瞬间喊停,投资的钱有去无回,网上很多人说, 滴滴 风波後,外资将掀中国资产抛售潮,「再买中概股便是白痴」。中共当局若继续喊着「维护国家安全」口号,监控、打压科技公司,导致内、外资出逃,最後反而会打到本身。

    目前,因 滴滴 不顾北京的告诫而强行提前在美国上市,中共七部委联合进驻 滴滴 ,程维能否安全度过这一劫,还有待观察。@2021全球安全都会榜出炉:香港排第8位 惟个人安全跌出20大「突发」良人持刀刺伤警员後再自刺昏迷送院後证实身亡萧泽颐曾到场视察总部设在美国纽约的大纪元媒体集团创办於2000年,在全球三十多个国家及地区设有分支机构,发行五大洲,网络版本有二十一种语言,是国外最大的汉文媒体。始终如一地报导原形、弘扬中国传统文化是「大纪元」的职司。

  • 播放列表
  • 剧情简介

程维创办滴滴:与Uber烧钱战 被迫国际化|大纪元时报 香港|独立敢言的良心媒体,

程维创办 滴滴 :与Uber烧钱战 被迫 国际化 |大纪元时报 香港|独立敢言的良心媒体我们使用cookies来领悟您如何使用我们的网站并改善您的用户体验,这包括个性化的内容和广告。若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赞同我们使用cookies,以及我们更新的私隐策略和使用条款。

2016年8月,Uber撤离中国,被 滴滴 收购。这二家公司像干戈般烧钱,最後 滴滴 获得在中国市场的垄断地位。2016年8月,Uber撤离中国,被 滴滴 收购。这二家公司像干戈般烧钱,最後 滴滴 获得在中国市场的垄断地位。

2015年3月,美国的Uber公司正式在中国发力,而实地在中国开战的Uber 中国区副总裁,却是柳传志的侄女、柳青的堂妹柳甄。

Uber在中国的名字叫优步,当时优步对司机推出极高补贴策略。为与Uber竞争,程维请教了联想控股的创始人柳传志、腾讯公司的CEO马化腾和阿里巴巴集团的董事局主席马云。马云和马化腾都是 滴滴 快的的投资方。

柳传志给出的建议是:「必须要发挥本土的优势,游击战,拖住它。」马化腾说要正面拉开架势,歼灭它。而马云说:「你拖它两年,它自身会出问题的。」在听取了三名前辈意见後,程维很迷蒙。他觉得时代不一样了,方法也不一样,他决定向矽谷的一线互联网公司学习,徐徐使公司转向正规化,开始在营销上不输给对手,资本上不输给对手,并且引进了美国一线工程师和学者。

程维把和Uber一战喻为「第二次天地大战」。在这次对垒中,「闪电战」成为他的主导思想。 滴滴 飞快推出快车、顺风车、大巴等服务,让Uber手足无措,麻利占领了市场。

在这里,有 滴滴 CTO张博最难忘的「7天7夜」励志故事,也有柳青三个星期搞定7亿美金的融资速率。

据财新报道, 滴滴 在2015年平均每月就烧掉了一十亿元匹夫币,而优步在进入中国市场後也共计烧掉了约二十五亿美元,两者烧钱速率相当。

滴滴 投资者、金沙江创投合夥人朱啸虎当时说:「第一次海湾战争花费大约600亿美元。 滴滴 和优步大约融资了200亿美元,这简直就像一场战争。但他们不能这样打下去,应该在达到300亿美元之前停火。」当时,朱啸虎和别的极少 滴滴 与优步的投资者都认为,倘若两家公司能够就估值和股权结构达成划一,合并是有没关系的。

然而直到2016年6月中旬, 滴滴 和优步都摆出了一幅不不妨会合并的姿态。6月, 滴滴 发言人表示,两家公司绝没有合并计划。7月,优步的中国区战略负责人柳甄在朋友圈表示,优步中国与 滴滴 合并纯属谣言,当时优步全球流量排名前十的市场中有六个在中国。

从市场份额来看,成长於本土的 滴滴 还是占据极大的优势。虽优步当时对外声称已在中国占据了三分之一的市场份额,但少许第三方机构基於订单与用户量分析, 滴滴 当时已占据了中国网约小我车市场85%的份额、网约的士近100%的份额。据第三方机构数据,截至2016年5月, 滴滴 活跃用户数约4310万,优步中国约1010万。

为防止斗到最後两败俱伤,其实从2016年4月开始,两家公司高层就开始暗中商讨合并事务,优步还于是升高补贴额度以添加谈判筹码。

2016年8月1日, 滴滴 与优步中国正式发表合并, 滴滴 将收购优步中国资产,双方相互持股:优步举世将持有 滴滴 5.89%的股权,相当於17.7%的经济权益; 滴滴 则将向优步举世投资一十亿美元,依照优步当时的估值, 滴滴 的持股比例大略在1.47%。 滴滴 在合并优步中国後,估值大约在350亿美元。

最让柳甄生气的是,2016年8月,Uber撤离中国,她和中国员工却没有先收到讯息。

当时Uber三藩市总部还要求中国区总共员工必须安装一款名为「Global Protect」软件,「可令办公环境更安全」。

收购讯息颁布那天上午,软件发威,一共员工电脑里的档案,包括商业条约、工资单以致小我照片都合座被销毁。

优步中国员工们从网上看到媒体报道才理解自身被「卖」了。直到第二天 滴滴 总裁柳青来到Uber北京总部演讲,这些中国的优步员工才从浑浑噩噩中清醒过来。心中五味杂陈,顿觉前程散落,於是各奔东西。

滴滴 虽然只是买了个「空」Uber,却奠定在出行行业绝对垄断名望。

2018年3月21日,美团打车登陆上海,开通不到二十四小时,订单量就粉碎一十五万单。而在2017年12月终,美团打车就在全中国七个都会的美团APP上线打车入口正式向同为腾讯系的 滴滴 出行宣战。

另一边,半个月前, 滴滴 出行悄悄地发布「骑手招募令」,开始为 滴滴 外卖结构。也即是说,美团在挑战 滴滴 主导的网约车市场, 滴滴 这也反击美团霸占的外卖市场。

至於 滴滴 为甚麽要问鼎外卖行业, 滴滴 的老朋友Uber倒是给了一个不错的解释。Uber在2014年就面向美国推出外卖业务UberEats, 其增长速率以致超过Uber中枢打车业务,当前其外卖流水占据环球近10%市场份额。可见,网约车平台依赖自己优势拓展边界的空间还很大。

正如 滴滴 当年的天使投资者王刚所说:「这日美团和 滴滴 的竞争不仅仅是出行的竞争、外卖的竞争,而是BAT之後的『次级流量入口』之争。」还有人调侃腾讯说,2018年3月,腾讯颁布了2017年财报,终年实现净利润715亿元,「一年赚了700多亿,马化腾怎麽花呢?也许美团打车和 滴滴 外卖之间的竞争,是一个不错的销金式样」。

2018年还被 滴滴 定义为 国际化 的粉碎年。1月, 滴滴 收购了巴西网约车独角兽99;2月, 滴滴 发布将与软银建立合资公司,联合进军日本网约的士市场;4月, 滴滴 发布正式进入墨西哥,在墨西哥州首府托卢卡推出 滴滴 快车服务;5月,在澳洲的吉朗进行试营运……遵守程维的说法, 滴滴 是「被迫 国际化 」:「Uber就是个章鱼,它的头在三藩市,在矽谷,它的触角已经触达全球。假如你只是跟他触手去搏斗,你永远打不过的。」「我所懂得的 国际化 ,无非是主客场之间的竞赛嘛。我觉得中国主场的比赛结束了,我们应去中立赛场或者是客场试一试。」2018年原先 滴滴 准备上市,却发生了几宗顺风车司机杀人案、以及司机被杀案, 滴滴 出行缺乏平安,成众矢之的。

滴滴 曾披露,截至2017年末, 滴滴 顺风车注册车主3000万人,注册乘客1.6亿人,日均订单200万单;一则2017年执行资料还显示, 滴滴 顺风车和快车拼车服务累计分享座位超过10.5亿个。

2018年过年返乡潮期间, 滴滴 顺风车共传送搭客3067万人次,相当於一十七万架波音737客机的运量。

当时顺风车GMV每年环比增长50%,2017年顺风车的GMV是200亿左右,收入是20亿,净利润接近9亿。同年, 滴滴 的净利润是10亿,剩下的一个亿来自代驾。

顺风车之於 滴滴 的重要性不问可知,但在舆论压力和恶性事故面前,程维还是做出下线顺风车的决定。

柳青後来回忆说,2018年乐清恶性变乱发生时出格难熬,公司管理层在一次反思会议上悲泣了一次。

「你身上担着人命,这个观点进入到你的脑海里,这个冲击对人多大。我们凡是做外卖,做电商,很少谈到人命这件事务。于是这给人的冲击实在太大。程维带领我们整个团队,在我们覆盘的时候许多同学都在哭,就是没有甚麽可说的,说不出来话,就是无间在哭,而且不分年龄,那种感觉实在太煎熬了。」柳青说。

在事件发生後, 滴滴 组建了安好委员会。由程维带领去各个曾经发生过这种灾难性的危机或许事件的企业学习,比如壳牌、 国家电网 、松下、航空公司。

此时,商业价值与社会责任的关系也被程维拿出来重新审视,曾经「蒙眼狂奔」的 滴滴 终於意识到,业务扩张、业绩增长等商业益处决定着当下所处局势,而企业价值则决定着更为长远的将来。

顺风车一停就停了一十六个月,而在 滴滴 缺席的日子里,高德、曹操出行、首汽约车、哈罗出行等玩家已经偷偷潜入这个市场。如祺出行、享道出行、T3等背靠传统车企的出行平台也不断出现,也企图蚕食 滴滴 的网约车市场。

「历经449天奋勉,18个版本,330项功能优化,30万用户建议。」柳青也无法势必新的顺风车版本绝对安好。

比及2019年2月, 滴滴 财报显示,公司2018年持续钜额亏损,整年亏损高达109亿元子民币,同时,2018年整年 滴滴 在司机补贴方面投入共计113亿元。

程维在月度全员会上颁布:「公司将做好过冬准备,整体裁员比例占到全员的15%,涉及2000人旁边。」不过2019年後, 滴滴 又开始快速红利,比及2021年上市时,价值670亿美金。

2021年7月, 滴滴 於华尔街初次亮相仅仅几天後,中共就宣告对它进行调查。

据对冲基金经理、中共政权直言不讳的批评者凯尔‧巴斯说,这场打压应当被视为无异於「对美国的一大赤诚」。考虑到对 滴滴 的禁令是在美国独立日下达的,这位海曼资本管理公司的创始人提出了一个观点。

巴斯说,「中国人笃信术数和命理」,这即是为甚麽他们选择首先拿走「美国投资者的钱」,然後在7月4日取缔 滴滴 。随着这一突如其来的动静被宣布,许多美国投资者都遭受经济损失,一些乃至遭受了严重损失。那麽,能够或应该做些甚麽呢?巴斯认为,应当允许投资者「撤除生意并追回钱款」。

北京一纸饬令,就能让科技巨头上市瞬间喊停,投资的钱有去无回,网上很多人说, 滴滴 风波後,外资将掀中国资产抛售潮,「再买中概股便是白痴」。中共当局若继续喊着「维护国家安全」口号,监控、打压科技公司,导致内、外资出逃,最後反而会打到本身。

目前,因 滴滴 不顾北京的告诫而强行提前在美国上市,中共七部委联合进驻 滴滴 ,程维能否安全度过这一劫,还有待观察。@2021全球安全都会榜出炉:香港排第8位 惟个人安全跌出20大「突发」良人持刀刺伤警员後再自刺昏迷送院後证实身亡萧泽颐曾到场视察总部设在美国纽约的大纪元媒体集团创办於2000年,在全球三十多个国家及地区设有分支机构,发行五大洲,网络版本有二十一种语言,是国外最大的汉文媒体。始终如一地报导原形、弘扬中国传统文化是「大纪元」的职司。

相关视频

优发国际app提供的《程维创办滴滴:与Uber烧钱战 被迫国际化|大纪元时报 香港|独立敢言的良心媒体》在线观看地址来源于互联网,本站并不参与录制和制作,仅提供资源引用和分享,如特别喜欢或想收藏《程维创办滴滴:与Uber烧钱战 被迫国际化|大纪元时报 香港|独立敢言的良心媒体》,推荐通过正规渠道购买正版影视音像作品。